茄子矩app

茄子矩app 第二天一早,大队人马重新集结完毕,经过一天两宿的个个都精神抖擞,坐上马车,重新向南洼子进发。

胖子还不放心,又跟李队长交代一遍:“队长叔,过两天来抓猪的,千万别多卖啊,特别是没的那些,咱们自个还留着当种猪呢。”

李队长连连点头:“你就放心吧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俺也挡驾。”

俩人正说着呢,只听远处传来小四轮的突突突声。胖子看到收购站的站长站在车斗前面,一个劲向这边招手呢。

“还真都是急茬啊。”胖子转向王三炮:“三叔,你们先走,我一会儿骑自行车去。”

站长跳下车,领一大帮人呼啦啦冲上来:“胖子,大伙都来买猪崽了。”

“呵呵,欢迎欢迎。走,先到家喝点水。”胖子乐呵呵跟那十多个人打招呼,都是来送钱的财神爷,当然要好招待。

“不用了,赶紧我们去猪场吧。”大伙都吵吵着。

胖子一听,连忙招呼曹救:“国救老哥,先别放猪啊,咱们一块过去。”

大;人马呼呼啦啦直奔猪场,走到鹿场的时候,看到二柱子正赶着鹿群往山上溜达,大马鹿高大威武,梅花鹿姿态优雅,来的这些人都看傻眼了。

“胖子同志。你们这些鹿卖不?”人群里也有脑瓜活络地。瞧出这应该是个来钱道。

胖子挠脑袋:“暂时还不成。俺们这个也没形成规模呢。”

气质与清新成熟与可爱

“这还没成规模?”问话地人不由咋舌。梅花鹿和马鹿加一块六十头。真不知道胖子说地规模是多大。

“起码也要发展到几百头。”胖子地野心叫大伙大吃一惊。不过也不是说空话。以养牛地经验来看牛下母牛年五个头。梅花鹿估计也不会差。而且一胎还有可能下俩呢。

既然人家不卖。别人也就只有羡慕地份。守着大山真好啊都是来钱道。

等路过鸡场地时候。又都是一惊千只公鸡母鸡在围栏里面溜达。咯咯哒下蛋。喔喔喔打鸣地。场面只能用宏大来形容。

“那几只是不是山鸡啊!”有眼睛好使的,看到鸡群里面的个别品种,忍不住咋呼起来。

这十多只山鸡是去年冬天,胖子领着奇奇和武老头进山的时候捕获的开始把膀子剪掉,现在它们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都撵不走了。有吃有喝的,不用自个刨食才叫没呢。

而且有山鸡掺和在里面,对那些公鸡母鸡也都有点刺激作用,尤其是那些公鸡,感觉压力特别大,谁叫公山鸡长得实在太花哨了呢。

“胖子同志,你们的鸡场和鹿场一年的收入不少吧?”有人按捺不住,向胖子询问。

胖子很是谦逊地点点头:“还凑合,靠山吃山,大伙都能赚点油盐钱。”

“恐怕不止吧。”里面也有明白人,结合自家的情况,也能算出个大概。

这一下大伙更羡慕了,都感觉这个靠山屯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。就在刚才进村的时候,看到房子都是草房,破破烂烂的,都以为靠山屯日子不好过呢。

终于来到了猪场,曹国救已经先到一步,拎着土篮子正往猪圈里面扔土豆子呢。大伙趴到猪圈的墙上一瞅,只见里面大猪小猪叽里咕噜,尤其是那些小野猪崽,一个个溜光水滑,身上还披着花纹,看着就招人喜欢。

“先得把大猪都放出去,然后好抓小猪羔。大伙都躲远点,这些野猪脾气不大好,别伤着。”胖子做事还是比较稳妥的,担心一会野猪发疯。

大伙都七嘴八舌问起来:“这野猪都吃啥啊,好不好养活?”

曹国救这下来劲了,这么多人来瞧野猪,他也感觉到自个的工作蛮重要:“这帮玩意啥都吃,草根菜叶子,没有它们不吃的玩意,属于饿不死那伙的。”

众人一听都高兴了:“看样子比家猪好养活啊。”

“那是当然,这玩意皮拉,一般时候不长病。”曹国救有点王婆卖瓜的意思。

“那就赶紧抓吧。”大伙都按捺不住心底的兴奋,恨不得现在就下手,不过看着那些大野猪,尤其是公野猪都长着挺老长的獠牙,还真有点得慌。

胖子向曹国救丢了一个眼色,曹国救咳嗽两声:“先别忙,咱们把价钱商量商量,野猪不像家猪,到哪抓都有,这是稀罕玩意。”

对呀。还没侃价呢。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其中有人嚷嚷道:“干脆就论个得了,多少钱俺们都要了。”

胖子呵呵两声:“大伙养这个都是为了赚钱,咱们也不是一锤子买卖,以后还要长期合作,利益均沾嘛,我说一个提议,就比家猪贵一倍的价钱,大伙先看看行不行。”

“那没问题,家猪崽现在是1钱一个,这个我们都出20块钱买。”既然来的,都是诚心想买的,而且按照收购的价格,稳赚不赔,胖子的提议,大伙都能接受。

而且有些人还揣着小心眼:抓回去先养着,等繁殖起

再卖,那样利润就更大了。

胖子一挥胳膊:“那咱们就抓猪,国救老哥,先把大猪都放出来,大伙也都先往后站站。”

曹国救今天特别有成就感,手里掐着大鞭子,把圈门打开一条小缝:“——”开始往出叫猪。

野猪跟家猪不一样,这帮玩意就愿意在外边野,所以一看自由之门敝开,都胡噜胡噜往外跑。最后,就剩下老母猪领着小猪崽留在里面。

大概是昨天猪事件闹的,老母猪的警惕性都特别高,说啥也不肯离开小猪崽,死活就是不肯出圈。

胖子一看就急了一下跳进去,伸出两手,抓住猪耳朵就往外拉。老母猪吃痛,嘴巴子乱拱子说啥也就是不撒手是将老母猪出去。

等他一撒手,老母猪立刻向胖子发起冲锋,幸亏胖子身体灵便,跃上墙头,气得老母猪在下面直哼哼。

远处那些买羔子的见状里也都突突直跳:真不愧是野猪啊,跟家猪就是不一样。就看人家费这么大劲C块钱一点也不多。

把大花篓扔进猪圈,胖在里面撵猪羔子,扯着后腿拎起来,然后扔进花篓里面。小猪羔不怕扯腿,就怕掉腰子,所以都不抱着是扯后腿。

胖把过的猪崽都抓进去,然后打开门下那两只嗖嗖就钻出去,老母猪也顾不得太多领着俩崽子就跑。这就不错了,还给剩俩呢。

一鼓作气二十二只猪崽抓进去,猪崽子在花篓里面还不老实呢,连蹦带叫,都跟到了世界末日似的。

“胖子,少点吧,我看那边还有十多只猪崽呢。”站长跟胖子提意见,来的时候大伙都报数了,这二十多只不够分的啊。

“对不住啊,那些还留着做种呢,大伙放心,马上又有几个母猪要下崽。等到来年就好了,到时候一次卖百头八十的都没问题。”胖子也是一脸歉意。

大伙也不好再说啥,很快就把这些猪崽落实到人头,有些心思灵活的,扯着猪腿往肚皮上一瞧,心里就凉半截,上面的线还没拆呢,明显已经过。

不过很快也就平衡了:要啥自行车啊,能有猪崽养就不错了。于是就开始掏钱,胖子叫曹国救收钱,毕竟他才是猪场的负责人。

曹国救掐着四百多块钱,手里有点哆嗦,说实话,这辈子也没拿过这么多钱啊。

胖子捅了他一下,曹国救也就挺直腰杆:这才哪到哪啊,耗子拉木,大头还在后边呢。

把买猪的人送走之后,胖子笑呵呵地对曹国救说:“国救老哥,感觉咋样啊?”

“有点像做梦。”曹国救现在还晕晕乎乎的呢,手里掐着四百多块钱,赚得紧紧的。

“咱们这个猪场以后也大有可为,再给你配一个人,好好干,两年就能说个媳妇。”胖子一个劲地鼓励他。

曹国救也信心十足:“胖子你放心,俺一定把猪场管好喽——这钱还是给你吧,俺拿着心里老没底。”

“呵呵,给叶莺那丫头送去吧,现在她是财务总管。”胖子心里也挺乐呵,这一批小猪羔就把成本弄回来,除了喂点吃的,好像养野猪还真没有啥成本。

忙活完了已经晌午,胖子又回家吃口饭,然后骑着自行车出发,托货架上绑着一个大木桶,里面装得是葡萄酒。

胖子发现,何满仓跟张良他们,对白酒不大喜欢,所以就给他们弄点果酒回去,也算兑现回来时候的诺言。

一路上春风得意车轮疾,俩小时就到了鹅场,只见大棚里面热火朝天,都在何满仓的指导下播种呢。

稻种也是从何满仓他们那运来的,因为是育苗,所以密度比较大,一亩地要下种三四百斤。

先用小耙子把土搂开,然后就把稻种撒上去,上面再薄薄地盖上一层土,就算完活。

胖子钻进大棚,嗬,温度还真高,不少人都是穿着个线衣在里面忙活。看到胖子,何满仓就忍不住打趣:“人家早都回来了,胖子你咋才回来,舍不得老婆啊?”

“嘿嘿,这不是给你弄酒去了吗,上好的葡萄酒,别人想喝都不给,专门给技术员喝的。”胖子连忙把话头岔开。

“还有这待遇呢,那以后俺就不走了。”何满仓脸上也笑开花。

“那才好呢,俺们现在就缺您这样的知识分子。”

“俺算啥知识分子,顶多算是土把式。”何满仓也被胖子说得心花怒放。

“秧苗也育上了,下边咱们该干啥啊。”胖子跟何满仓商量下一步的工作。

“老板子说现在水里开化了,咱们下一步就是抓鱼苗,挖塘泥。放心,活计有都是,谁也别想呆着。”

大伙都跟着呵呵乐,七嘴八舌嚷嚷:“俺们就是干活的命,要是闲着浑身还生锈呢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