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贝直播破解版app下载

金贝直播破解版app下载 季斯焱轻声一笑,伸手搂住她,忍不住的打趣她,“我们都那么多次了,你怎么还是很害羞?”

池小水听了这话就不满了,小拳头捶打着他,“是啦,就你这头老牛脸皮厚才不知道害羞。”

“嗯老牛?你说我?”季斯焱声音挑起危险的音调。

很好,这小东西长胆子了,居然开始骂他是老牛!

他真的老了吗?!

“啊不是,我是说你很英俊,一点都不老。你看看哪个老牛能像你这样体力好,是吧?!”池小水赶紧堆笑讨好。

明知道她说的都是讨好奉承的话,但是季斯焱还是很受用,脸色这才稍微的缓和下来。

“小东西,下次再让我听到你骂我老,我就让你知道我体力的极限是什么?!”季斯焱眯着眼眸,眼底含~着浓烈的警告。

额……要不要这么敏感?

她不就是口误说他老,他居然这么计较?!

看来这是哥哥的雷区,她还是避开为好!

“知道了小气鬼!”池小水俏皮的吐吐舌。

性感唯美风

听到她还骂他小气鬼,季斯焱不爽的拍了拍她的臀。

池小水还以为他要干什么,赶紧推开他,翻身下床。

“干什么去,躺好!”季斯焱把她拉回来。

池小水挣扎着就是不愿意躺下,“你保证不对我~干什么,我就回去躺好。”

“就你这样血流成河,我还怎么下手。”季斯焱无奈的扶额。

昨天,还好是她第一天,量不多,他这才敢拉着她做。

然而今天抱她起来换卫生巾的时候,季斯焱看到那张被染的通红的卫生巾,整个人都傻眼了。

他从来不知道女人,每个月会流那么多血。

这让他不由的更加心疼这个小女人。

所以,现在她流那多血,他疼爱她还来不及,怎么会像昨天那般禽兽的拉着她纠缠。

“什么血流成河?”池小水一时转不过弯来。

季斯焱指了指她~的~下~面。

这个时候池小水才感觉到下面垫着厚厚的卫生巾。

“谁给我换的卫生巾?该不会是你吧?”想到最后一个可能,池小水很是坚决的否认。

那么恶心,哥哥怎么可能忍受的了,一定不是哥哥换的!

然而,事实总是给你一巴掌!

“如你所想,就是我给你换的。”

“额……”池小水瞠目结舌的看着他,随即脸唰的红到耳根,羞得扑入他的怀中。

“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都不觉得恶心吗?”

池小水感动的眼眶都红了。

试问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做到,为对方换卫生巾,这辈子摊上哥哥,她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。

“恶心?我并不觉得,反而觉得心疼,你们女生每个月都要流那么多血,男人更应该好好疼爱你们。”季斯焱紧紧的搂着她,心底泛着淡淡的心疼。

要是可以,他恨不得代替她流血,然而他知道这是自然定律,这是女性的特征。

要是每个月不来月~经,就不会怀~孕,就不会繁衍下一代。

听着他这番话,池小水觉得像是听到了世间上最动听的情话。

“哥哥,我爱你。”池小水对着他的心脏,低声喃呢。

细小的声音传入季斯焱的耳中,引得他浑身一震,双手更加紧搂着她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两人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,心仿佛走的更近,感情也越来越深沉。

因为在酒店呆了一天一夜,池小水就提出来要出去走走。

季斯焱同意了,并且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。

夜晚繁星似锦,两人手牵手漫步在海滩上。

走了没一会儿,季斯焱就带着她拐了一个弯,偏离了海滩。

“哥哥,这是要去哪儿?”

季斯焱指了指那个库房。

“带你去见个人!”

池小水看着那个有些破旧的库房,多少有些猜到里面关着的人是谁。

果然,当她看到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大~**的时候,没有多少惊讶,这完全在意料之中。

只是,居然敢下~药害她跟哥哥,这笔账,就不这么好算了。

“夜,把她泼醒。”池小水对着空中一喊。

下一秒,夜出现在大~波美女面前,手里还拎着一个水桶。

哗啦一下,水桶中的水被尽数的泼在大~波美女身上。

“嗯,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马丽莎被惊醒,缓缓的展开了眼睛。

当她看清楚眼前站着两人的时候,马丽莎傻眼了。

他们怎么会在这儿?

她这是怎么了,怎么会绑在仓库里?

“季先生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?谁绑着我?赶紧给我松开。”马丽莎挣扎着,想要试图挣脱绳子。

池小水见她还装蒜,像是想到什么,嘴角勾起一丝邪笑。

“马小姐可终于找到你了,夜还不赶紧给她松绑。”池小水开口道。

季斯焱和夜都不禁的看向池小水,不知道她这样做是干什么,然而当池小水趁着马丽莎不注意,对两人调皮的眨眨眼。

两个男人心领神会。

这是要把马丽莎耍着玩吗?!

夜上前把绳子给马丽莎解开,之后退到一边。

池小水看着马丽莎双手通红,甚至都乌青了,嘴角有些压抑不住的笑了笑。

绑了一天一夜,不难受才怪!

“马小姐,你怎么就被绑架了?昨天也不知道是谁给我跟哥哥下~药?不知道绑架你的人和给我们下~药的人是不是同一拨人,你说我们要不要报警?”池小水一副打抱不平,义正言辞的模样,开口说道。

一听到要报警,马丽莎做贼心虚的大喊,“不要。”

“不要?我们被下~药,你被绑架,你居然喊不要报警?!马小姐你怎么能容忍罪犯逍遥法外?万一要是罪犯去伤害别人,你的良心能过的安乐吗?!”池小水一步一步的走向马丽莎,那咄咄逼人的气势,吓得马丽莎不由的往后退。

“不,不是的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马丽莎连忙摆手。

为什么没人告诉她,这个cherry一点也不小白,甚至聪明伶俐,牙尖嘴利的!

“哦……不是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?难道马小姐知道是谁绑架你?是谁给我跟哥哥下~药?”

马丽莎瞠目结舌的看着池小水,没想到她居然把矛头指向自己。

“那个人是谁?你在包庇她是吗?”池小水咄咄逼人的追问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